在体内和体外比较Vector系统和传统龈下洁治的效率

    【摘要】目的为了评估新型Vector超声波系统在龈下洁治中的效率,并在体外和体内与常规牙周洁治仪器比较治疗效果。材料和方法体外治疗采用40颗已拔除的人类牙齿:带有抛光液(VP)和研磨液(VA)的Vector系统,传统超声系统(U)和手工器械(H)。在间隔40秒的周期中,采用三维激光扫描装置来评估牙石的去除效果。8颗单根牙在体内用Vector系统或手工器械来治疗,所获得的龈下菌斑样本被用来作微生物评估。在拔除后,通过数字化面积法来评估剩余牙石。结果 体外手工器械的效率在统计学上高于传统超声系统( p<0.05),Vector系统在U和VA( p>0.05)及VP和VA( p>0.05)之间没明显差别。检测体外实验的剩余牙石,Vector系统组和手工器械组没有差别( p>0.05),但Vector系统的操作时间明显较长( p<0.05)。在两组中均可观察到牙周致病菌相类似的减少。结论使用Vector系统可以与传统器械一样对根面充分清洁。但是这种治疗比传统洁治更花费时间。

    【关键词】三维激光扫描装置 牙石去除 面积法 龈下菌斑 超声器械

    在牙周炎的治疗初期,绝大多数时间花在器械洁治,牢固黏附的龈下牙石可以被清除,它含有多种微生物和能导致牙周疾病的内毒素(Schenkein 1999)。因此,牙周炎的治疗主要是针对减少深入龈下附着矿化沉积物上的病原体和去除牙周致病菌的生物膜。牙石去除的完成与临床健康牙齿伴随的内毒素水平相符合(Cadosch等. 2003)。牙石可以用手用洁治器、超声器械、喷砂洁治器、金刚砂钻和激光来去除。声波和超声洁治器最初被设计用于龈上洁治(Johnson & Wilson 1957)。调整器械的尖端以获得更小的直径、更长的工作长度、更易进入深部以及更有效率的器械是可以实现的(Holbrook & Low 1994)。去除牙石的主要机制是洁治器尖端的机械振动作用。此外,水的流体动力,如冷却水的空化作用产生的高能量冲击波(Walmsley等1990) 和接近洁治器尖端表面的超微声束,都可促进牙石去除(Khambay & Walmsley 1999)。

    最近推出的新型超声波装置是Vector系统 (Duerr Dental, Bietigheim-Bissingen, Germany)。超声波振动产生的频率为25千赫,然后通过谐振环转换,产生水平偏移垂直振动(Hahn 2000)。器械尖端平行于牙面移动,避免水平振动牙面。因此,这种治疗已被证实较传统牙周治疗方法痛苦较少(Braun et al. 2003, Hoffman et al. 2005)。然而,减小常规超声设备的功率设置后,在维护治疗中Vector系统和传统设备记录下的痛觉程度相当(Kocher et al. 2005)。临床参数如牙周袋深度和探诊出血在用Vector系统或手工器械进行牙周治疗后有相似的进步(Klinger et al. 2000, Sculean et al. 2004)。使用超声系统或碳纤维刮匙来治疗种植体周围炎是没有任何临床差异的(Karring et al. 2005)。

    Vector系统是需要使用的含有羟磷灰石抛光液以及含有碳硅研磨液的设备。用三维激光扫描装置可以显示用Vector系统去除根面物质的数量主要取决于冲洗液的选择(Braun et al. 2005b)。黏附沉积物的去除效率可能也决定于这个参数。二维数字化图像的评估表明这个假定可以被证实(Braun et al. 2005a)。所以,目前研究的目的是用三维激光扫描装置评估新型超声系统在体外去除牙石的结果,并且与常规洁治做比较。此外,要在原位评估剩余牙石的数量来比较有抛光液的Vector系统和手用器械的治疗效果,评价龈下菌斑样本,以评估两种治疗方法对于牙周致病菌的影响。

    材料和方法

    三维激光扫描

    从不同患者那里收集40颗根面覆盖龈下结石的离体牙,并且保存于生理盐水溶液中。在拔牙与后续的牙齿治疗之间的时间间隔不超过一周。根据先前实验装置的描述(Braun et al. 2005b),获取了根面基线扫描图像,接着切牙、前磨牙、磨牙根据其牙齿类型和根面牙石的数量被平均的分为4组,每组10颗。为了避免人为偏倚用计算机产生随机数的方法为这些组分配治疗方案:25千赫含有羟磷灰石抛光液和加有金属刮匙的Vector系统(VA)、25千赫含有碳硅研磨液和加有金属刮匙的 Vector系统(VP)、31千赫传统EMS超声系统(使用高功率和P尖) (U)和手工器械(H)。据制造商说明,操作Vector系统在应用时振幅被设定为30μm,相当于7个LED照亮显示的强度。超声器械使用时尖端平行于根面并持续贴合于根面。在手工器械组,每个牙齿都使用新的刮匙以避免器械变钝。所有牙齿的器械操作都是由一位有良好牙周治疗经验的研究者实施,他在操作时都使用了适当的临床治疗力量。在试验组牙齿操作之前,侧向力的测量已经完成(Braun et al. 2005a)。对于200秒的治疗间期每隔10秒进行评估,这个初步调查表明操作者处理根面时在使用手工器械时施加了4.76±0.24N的侧向力 (H)、0.83±0.11N (U)、0.68±0.10N(VP)和0.69±0.09N (VA)。手用和超声的根面处理器械是根据以前实验描述的装置采用人工牙周袋模型完成的(Braun et al. 2005a, b),利用载玻片覆盖在不透明的橡皮障上(Colte′ ne/Whaledent,Langenau,Germany)。每隔40秒,治疗中断,由第二个研究者对牙齿的体积进行测量直至其表面彻底清洁。牙石去除的终止标志是第二个研究者看到清洁的根面。利用三维激光扫描装置来完成体积的测量(Willytec, Munich, Germany)。每个样品表面都涂了染料(Met-LChek, Santa Monica, CA, USA) 后进行激光扫描,自牙冠扫描至牙根,激光束通过光学系统到达牙根面。反射光束被观察角度为20°的高分辨率CCD相机(精确度为28μm (宽),25μm (长) ,2.5μm (高)。为了便于扫描装置取得可重复的牙齿位置,牙齿由硅橡胶印模材料固定(Voco, Cuxhaven, Germany)。为了评价牙石的去除,取自根面的扫描图像用Match 3D叠加软件(Willytec)进行数字叠加和减影。对照组10个牙齿被列入研究设计中来评估表面涂料的影响。所以,牙齿涂上染料后被安装在扫描装置上。在未经治疗的牙面经过激光扫描,但要避免任何洁治动作。所有牙齿重复该操作步骤10次。

发表评论